第四象限-十二

这人骚的一批而且极为不要脸
打人别打脸。
专注于写沙雕文,所有过于不要脸的言论不久就删。
头像是@级♂ZYH★ 画的鬼鲛 注入灵魂100%

[脑洞]我·贾柒

“贾柒,贾柒!”薛晟对着倒在地上的人大喊,“不要死,求求你别……”贾柒转过头来,“原谅我……我要走了……”薛晟紧紧握住贾柒的手,“不!我们还有好多事没有一起完成……我舍不得你啊!”

站在一旁的凯雪冷笑一声:“说完了,该和我走了吧。别忘了……你是怎么抛下左叶的。”

“我和贾柒是真爱,你,或者左叶,都不可能拆散我们两个!”

“哦?!那这可由不得你!”

远方。玥栲阴笑着。放心,凯雪很快就会把那家伙带来。

等着,我会让薛晟生不如死的。



—————————————————————————

好吧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表达我对明天开学后天月考的愤懑

我的教官越看越像基(三)

※祝大家国庆快乐(放假快乐)

※祝大家现在写完作业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相信你们都和我一样作业一个字没写还在浪

※私心吹水月表打我

※依然是熟悉的ooc







早上。五点。

woc对面宿舍不睡觉的吗大清早起来蹦什么迪啊!!我们就不想多睡五分钟吗?!信不信我们十二点起来集体蹦迪让你们享受飞升的感觉啊?!

我看着舍友们都在叠被子,豆腐块什么的真是伤人啊

不过还好我不用叠,因为我自从叠了一次后就再也没盖过被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独享整个洗刷间的我突然想起今天教官是前面白毛。

话说还没见到白毛的脸呢,不过我打赌他是个攻因为我确信整个操场最受的是S了。

请问可以搞事吗教官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舍友依然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呢。

去了操场,果然看见了前面白毛,不过教官换队后N和S竟然离得更近了?而且他们在最前面我看不见NS基情了?

算了算了,今天专注搞白毛。

!!!看见白毛的脸惹!白头发感觉特软,紫眼睛,叼着个酸奶管不停吸吸吸还有虎牙时隐时现

妈妈这都什么怪物又可爱又有点鬼畜还莫名攻气?

噫。

但是这也不能打消我搞事的念头。

不过白毛炒鸡好啊,练一会他高兴了就让我们休息。

不过我觉得他就是单纯的想自己在一边喝酸奶。

我要搞事了。

凭着我的前排位置优势叫住了正吸酸奶还貌似在咬酸奶吸管的白毛,装作乖巧地问,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白毛轻笑了几声,说:“问吧”

woc这都什么天使啊他笑的好可爱啊 我后悔叫您鬼畜攻了您应该是天使暖心可爱攻才对 啊啊啊啊啊我在干什么?!我怎么能对一个天使搞事情呢啊啊啊啊?!

于是我硬生生把嘴边的“教官有没有听过威风堂堂要不要听一下可好听了”改成了

“N和S啥关系啊天天搂搂抱抱的”

于是我成功的又问起了八卦。

小天使一听NS就笑了,

可见NS多么可怕连小天使都变腐了。

整个中午小天使一有空就和我讲NS的友♂情

大概就是NS小时候就是邻居同学加互怼对象,说白了就是竹马,然后二人一起当兵,这时候小天使还在隔壁连。某一天某个变态教练(原话)看上了S就连拐带骗地把S搞到了自己连,S在那里成立了个什么鹰队,小天使和一连的连长就是鹰队的成员,另外还有一个红头发的女的(好熟悉的描述)。

但是这时N因为小情人被别人拐跑了就天天到S那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打架下跪过呼吸,闹的人人皆知S是N最好的朋♂友。

再然后退役之后就来当教官了呗,向我们传播NS基情。

听天使一席话,胜过YY一星期。NS is rioooooooo!!

所以小天使,忘了NS基情,我偷酸奶养你!!草莓味的!

下午小天使就要走了 好舍不得啊QAQ我已经变成白毛小天使你的迷妹了啊!

我们教官N和S一起回来了。

yoooooo~

你说,他俩出没出柜呢……

今天也是极端苏服的一天啊!

我们教官越看越像基[二]

※来自新高一军训一周的怨念
※mmp学校三个星期不放假我就要死在那里了(重要的是宿舍里还闹鬼)
※鸣佐双教官,水佐  鸣水友情向(普通的友情)
※我就是喜欢水月小天使不服打我啊!
※ooc严重,打人别打脸。
※国庆见(≖_≖ )


我前面都说了,三个男人一场戏。

那一个就是我们前面的白毛教官。

那天依然是个阳光明媚热死人不偿命的晴天,万里无云啊!!

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伟大的雨神那谁谁啊求求你下场雨吧否则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但是没有卵用之后又开始了日常戴上cp滤镜观察NS基情,

突然我发现N不经意一瞥,然后脸突然变黑,我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好像是前边白毛给了S教官一瓶水,他俩勾肩搭背(其实就是白毛单方面把手搭在S肩上)说什么

yooooooo~醋了醋了~真是喜闻乐见的剧情发展啊之后N就应该把S一把抢过来壁咚强吻得意洋洋对着全操场所有教官学生的面当众宣布这是我媳妇儿我们今天出柜了你们都是见证人啊等着我给你们喜糖吃

或者……他们早就出柜了?!

那么结局B就是当场扑倒S俯身轻声在他耳边说一句今晚你·完·了  等·着·我然后深更半夜到时候N掐住身下人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恶狠狠地说你和白毛玩的很好嘛  噫噫噫黑了黑了我喜欢     N想要反驳却发现S在自己的锁骨处撕咬不安分的手还在自己全身上下游走,还不时恶意掐一下自己的腰然后他们就……嘻嘻嘻……真赤鸡啊  欸我怎么自动变色了……

“???羽铭你在干什么?笑的这么猥琐?”

欸  是我旁边的妹子啊。我笑的很猥琐吗?我就是算了一下最近有什么黄道吉日还有S穿什么样的婚纱啊,

果然像她那样觉得N是个直男的人是无法了解腐女的快乐的。唉。

脸黑的像锅底的N怒气冲冲地去找白毛事了,白毛也挺有眼力见儿的,见到N就马上收回手笑了几声还默默往后退。

N对着白毛喊了句什么,我觉得应该是“不要把我的S搞得像你的一样” ?
毕竟N在讲某变态把S拐跑的时候他也是这么 宣示主权的。(滑稽)

好好好你的你的都是你的。现在是不是要当众开车了?!开!开!开!

不过好像和我臆想的不一样啊,N拉着S的手(依然那么熟练)一边说话一边朝我们队走

说了什么猜也能猜出来,应该是  S不要和白毛玩了快来帮帮你老公

耶!终于能看见S的正脸惹!每次问N教官S什么样   他都是说,

长得很帅,   和我一样。

怎么叫和你一样,夫妻相吗。


啊啊啊啊啊S向我走过来了!!他他他问我是不是排头。

woc太太太可爱了吧!!!他为什么辣么白啊!!简直都可以反光了!!那个眼睛  纯黑啊这人为什么长得怎么好看啊当场去世谢谢。

我为什么不是个男的啊!我要是个男的我当场扑倒他!N?N是谁啊?反正S是我的!!

可惜我干不了他。

‌但是我可以看着他被别人干。

   是是是是是啊!我差点要哭出来,我是排头啊!!我被选中了!!(其实就是我矮)

S让我们练个军姿让他看看。我瞥了一眼我旁边那个认为N是直男的妹子,不出我所料,她已经说不出来话了,浑身周围飘着粉红小心心(虽然我也差不多),拿着手机咔咔咔偷拍S。

从此那个妹子和我谈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她的小白脸哥哥”。

可惜啊可惜,她的(其实也不是她的)小白脸哥哥好像不是直的而且还在下面。

不过一意孤行的妹子并不听从我的话,还加入了某红发学姐的线上吹S协会。

那个协会每天都在发偷拍的S,然后互怼(毕竟大家都是情敌)。

我本来也想加入的,可惜她们知道我近距离面对面看到S但是一张照都没拍下来之后她们就把我踢出去了QAQ

不对不对,跑题了跑题了。

S帮着N练了我们半个小时就走了,真是舍不得啊。




蛤?!校领导要求教官换队训练一下午?

喵喵喵?请问您是闲着没事干找乐子吗?

城会玩城会玩 大佬大佬啊。

所以。。。我们下午的教官……是前面的白毛?

噫!好玩!!(突然兴奋)

我们教官越看越像基

※来自新高一军训一周的怨念       靠意淫过日子  
※今天刚刚回来。下午就得走。(怨念)所以很短。
※军训前的我:🌝       军训后的我:🌚
※鸣佐双教官,水佐鸣水友情向(普通的友情)
※我就是喜欢水月小天使不服打我啊!
※ooc严重,打人别打脸。
※中秋见

这里羽铭,×中新高一,腐女一枚。

不得不说我们×中的制度就·是·好·啊,提前开学一周军训。
要不是教官长得好看我 ‌可能 绝对会死在操场上。

一共12个连,我们连是最后一个,站在操场最后面,叫什么玩意儿兄弟连(这种鬼名字也只有我们学校才能起的出来了)

我们教官暂且叫他N吧,金色头发湛蓝的眼睛,身材炒鸡好,小麦色皮肤,一句话概括就是贼鸡儿帅啊!!

不过N教官什么都好,就是能说了点,还天天为我们讲述他与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S教官的战友情。

每天都会和我们诉说三到四遍他俩的真挚感情,一般都是   什么大家同在一个连队里,要朝夕相处一周,我们都是朋友啊我说,朋友就应该互帮互助就像我和S一样,我们balabalabala……所以balabalabala……

好好好,道理我都懂,你们的基情也让人感动,就是……

你能不能让我们坐下啊!(╯°Д°)╯︵┻━┻
你能想象到站着军姿一动不动头顶着大太阳要晒死个人 听你讲故事的感觉吗?!
(/‵口′)/~╧╧
你们的基情和经历让人感动但是能不能让我们休息啊!一站几十分钟啊!
(╯‵□′)╯︵┻━┻

咳咳  这不是重点。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一下站在我们左上角7连  雄鹰连 的教官S和我们前面11连 模范连 的教官白毛了。

真是……三个男人一场戏啊。

欧豁。


S教官差不多是最严的那个,天天训练,我们还在练着军姿稍息什么的人家已经跑开步了。S一直背对着我们,所以看不见脸,只能看见有一点炸的黑色头发,身材也是蛮好的。

当然,我们都是在N教官天天给我们讲的故事里了解S教官。

听我们教官说他有点不亲近人,内心特别善良,但是不太善于表达,有什么事情大多埋在心里,还有一个不好惹的哥哥。
当然,长得也是特别好看。

整一傲娇高冷受呗!!(心中呐喊)

前面白毛教官管的特别松,一遍练好了就休息,练不好练两遍再休息,比我们天天站着听故事不知道好了多少,白毛让他们连坐下休息,自己抱着个大号水杯咕嘟咕嘟顿顿顿地一边喝一边瞎逛(大部分时间是去找S玩)。

我真正了解这三个人的爱恨情仇是在军训的第二天。


那天依然贼鸡儿热,我们教官在讲完他和S十几岁时一起演练,S“身体不受控制地挡在N身前,然后N帅气的打败了敌人”(原话)我都要被这段基情感动哭了,在心里还默默开起了车。

然后教官说完标准结束语“我们可是彼此的羁绊,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啊我说!”之后让我们坐下,自己去操场找教官们玩了。

说是找其他教官玩,其实就是找S的。

只见N教官直接走向S教官,看到S还在训练,直接右手揽住S的右肩膀,头搭在S的左肩上,S会过头来,他俩好像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老夫的按头小分队呢?!



!!!

妈耶!我用我为了应付开学考而配的眼镜(用处你们都懂)看见了什么!

N一直搂着S的腰  刚刚好像还掐了一下!

你怎么会这么熟练啊!

你确定你们不是基吗!又搂又抱的!头还贴这么近!S你是不是脸红了?!你们说了什么!

我都看见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



N回来了。

还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有一位挚友的重要性balabala  S这人多么好多么好  什么你是我的上下铺,天天为你洗内裤什么的美好情谊balabala……

可能是腐眼看人基吧,我已经站定NS了。



然后我们教官让我们站起来训练,不是站着听故事——我们已经听了两天的故事了——是正儿八经的训练,跑步啊什么的。

不是吧,回来就变样了,S你到底说了什么啊?



我前面都说了,三个男人一场戏。

那一个就是我们前面的白毛教官。

女巫和猫(续)

※新手考驾照。小破车注意。
※ooc ooc
※赶时间赶出来的,可能烂尾了

结局1:
https://shimo.im/docs/2vblqLGNezoMn8qI/ 点击链接查看「结局1」,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结局2:
https://shimo.im/docs/V3uxPpD1QAgBtCoy/ 点击链接查看「结局2」,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结局3:
https://shimo.im/docs/ZQoD6Ven1PUaU3LK/ 点击链接查看「结局3」,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结局4:
https://shimo.im/docs/TkJP5HzZzFEnZjJP/ 点击链接查看「结局4」,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PS:其实本来有辆车但是我怕我同学看见我猥琐的内心所以删了

我的狐狸变成人了怎么办

※翻到以前黑历史,深夜放毒
※ooc到不能看
※求勿喷,答人别打脸
※大概没有后续,这么烂的文要什么后续。


宇智波佐助是个女巫。从各种意义上。

不要以为佐助是那种穿黑色蕾丝短裙 戴着黑女巫帽 拿着魔杖 会法术 有召唤兽身后还跟着某种魔法宠物的……   嗯…… 女巫……

实际上前面的条件的符合,就是缺了最后一条。
他没有宠物。

以及……
佐助是男的。

不要问为什么没有男巫这种东西, ‌因为我想让佐助穿女装
世界观问题[✔]

好我们继续。

穿黑色蕾丝短裙 戴着黑女巫帽 拿着魔杖 的巫女佐助自记事以来就在森林里,却不知为什么有女巫血统可以使用魔法,还不会变老一直十几岁的样子

其实佐助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但是不知道是谁在他小时候与他约定——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永远也不要出去。

乖巧的佐助一直遵守这个约定,几百年来一直住在森林里。

佐助无聊时就修炼魔法(反正也闲着没事干),还阴差阳错练成了 ‌“瞪谁谁怀孕” 的强大瞳术。

我们的女巫就住在森林深处一个隐蔽的小木屋里,还种了一片番茄田

巫女还有一个类似保姆的保姆 ,就是同样住在森林的成了精的勉强可以称作是人的 ……  蛇精

emmmm……

蛇精大蛇丸是个变态。佐助早就知道了。

大蛇丸和他的精灵跟班 兜 天天搞事,诱拐小朋友,

拐了只烦的要死的水怪,拐了只烦的要死还花痴的花精,拐了只不烦但是会暴走的狼人,好像兜都是被他[?]拐来的。

要是是我,我可不得被烦死。

而且曾经还把自己拐跑。佐助气愤地啃了口番茄,气愤地想。

不过大蛇丸也有实力,虽然是个蛇精不男不女天天搞事拐卖儿童还是个变态,但起码给自己拐了只鹰当通灵兽。

MD!!想起来那只鹰就生气!

佐助气的要把手里的东西扔掉,

看了看又住了手。

算了算了,是番茄欸

emmmm……

继续

真不愧是大蛇丸拐来的鹰,连拐小孩都学会了!!

自从拐了个母鹰当老婆,天天秀恩爱,最后不召唤直接不回来了!!!
(o`ε´o)

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的典例。佐助在心中默默吐槽。

结果,留下自己孤身一人,闲着没事只能找大蛇丸和他家的一堆可怜的被拐的孩子玩。

然后被烦死。

佐助托腮。

啊——   话说上次去大蛇丸那里的时候水怪说我要是无聊可以养个宠物玩玩。

可是哪里有什么宠物啊?!佐助发出疑问。
大蛇丸走过来,轻轻拍了一下巫女的肩膀,和·颜·悦·色    一·脸·真·诚,“你可以去转一转,然后顺便拐一个来。”

看似年轻的巫女白了他一眼顺便举起了魔杖,“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变态吗?!”

大蛇丸见状,悻悻地摆摆手。

……

女巫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

今天有是无聊的一天呐。
番茄吃完了。

更无聊了。

要不……就逛一圈?万一能 ‌拐 找到一只狗啊猫啊作宠物也行啊。

……

望着自己怀里脏兮兮昏迷不醒的小狐狸,巫女终于明白为什么大蛇丸能轻而易举地拐卖儿童了。

原来逛一圈就能拾到一堆啊!!
(╯°□°)╯︵ ┻━┻

(大蛇丸:不我不是我没有我是靠实力拐来的!)

巫女把狐狸带回家里,轻轻地放到地毯上擦干净,向壁炉挥挥魔杖,壁炉里火焰开始燃烧。

总之……先给它烤烤火暖和一下?巫女·第一次照顾别人·佐助 如此想。

巫女注意到了狐狸身后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尾巴。
竟然有九条,好奇怪的狐妖。

不过佐助也没感到多么奇怪——
‌毕竟最奇怪的是他自己一个男人穿着女装是个女巫还在林子里瞎转悠不是吗。

啊他怎么还不醒……是不是死了……
运气这么差吗……好无聊……好困啊……

佐助躺在床上,心想,狐妖要是醒了,就当狗养着吧……当然,如果它没死的话……

佐助沉沉地睡了过去。

女巫和猫[一发完]


※本文为童话改编,私设如山极度ooc
※迟到的七夕贺文,今年七夕我们这里连下雨三天,不仅没烧到情侣还断网了,mmp哦
※我是单身狗可弯可直可攻可受可性转,真的不考虑考虑咩?(被打死)

※算了祝你们七夕快乐

又是一个要冻死人的大雪天。住在小木屋里的女巫裹紧了披在身上的毯子。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女巫感到很奇怪,明明已经几百年没人敲自己的门了。

女巫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生,一看到女巫就给了女巫一个大大的……傻笑。

怕不是个傻的。

“那个……我迷路了,雪下大了我能来避避吗我说?”

女巫侧了侧身,让那人进来。

鸣人进屋后发现屋里和外面差不多冷。

女巫对鸣人说:“那边有毯子,你可以披上。”

这怎么行呢我说?!鸣人想。我盖上了毯子小姐姐盖什么呢?!

鸣人环顾四周,发现了角落里的壁炉,上面布满灰尘,好像几百年没用了(其实就是这样)。

鸣人的视线对上女巫黑曜石般的眼睛,说:“其实……我们可以生火啊我说。”

对哦。那壁炉搁在那里好几百年了,都快忘记它的存在了。

女巫和鸣人把壁炉打扫了打扫,鸣人找到了堆在墙角的干柴,女巫挥挥魔杖生起了火。

鸣人惊奇地看着女巫,湛蓝的眼睛里好像闪着光:“你你你你你——你是巫师吗我说?”

那女巫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思国以!!”

完了,这人是个傻的怎么办。

屋里十分暖和了。鸣人面向壁炉挨着佐助坐下,开口,

“我叫漩涡鸣人啊我说!你叫什么?”
“……”
“告诉我嘛我都告诉你了!”
“……  明明是你自愿告诉我的,白痴。”
“啊啊啊啊啊小姐姐就告诉我嘛!”

这人一定是个傻的,要不是他点了壁炉我早把他扔出去了。

“宇智波佐助……”女巫咬牙切齿,“还有,我是男的。”

蛤?!鸣人受到打击,重新打量面前的人。

乌黑的头发,有一点上翘的发尾,黑曜石般的眼睛,比自己要白上几分的皮肤,是我喜欢的类型。
就是胸有点平(对A要不起)

以及……这黑色的蓬蓬裙是要闹哪样啊我说!
(/>皿<)/   ┴┴

我差点就要爱上你了你居然……???

佐助看出了鸣人的神游,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解释道:“那是巫师的制服,我也没办法。”

妈妈我失恋了怎么办。

算了算了,换个话题,这个太令人伤心了。

鸣人问佐助:“平时你不冷吗我说?为什么不生火呢我说?”

佐助还是淡淡的回答,习惯了,反正一直是自己一个人。

鸣人:“欸佐助你可以试着养一只猫啊,可以陪你玩逗你开心,这样你就不是一个人了呀balabalabala……”

佐助沉思。

晚上雪还在下,鸣人只能暂且住下。

那女巫轻轻把毯子给鸣人盖上,独自去了配魔术药水的地方。

女巫还记得把人变成猫的配方。

佐助自嘲地笑了,
明明还是想让他陪在自己身边吧?

心好像都被他填满了呢。

他的笑容像火光一样温暖呢。

想让他陪在我身边啊。

早上的时候雪停了,佐助知道鸣人要走了。

鸣人确实要走了。

女巫装作不经心地问鸣人,

“我熬了汤,要不要喝?”

那人还是一如既往露出大大的微笑

“我就知道Sasuke最好了我说!”

女巫心一抽。

感觉自己好自私。

为了自己剥夺他的自由。

但是我爱他。

我爱他,不是吗。

“算了算了,像你这样的懒虫不起床汤都凉了,白痴喝了会生病的。”

“唔……好吧,那么我走了啊我说!”

“走吧走吧,我才不会留一个白痴在家里。”

鸣人走了,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差点忘了啊我说,这个给你。”

佐助接过鸣人手中的东西,
是一个有点旧的黄色小铃铛。

“那是我爸爸留给我的,当你有了猫,你可以把它挂在猫的脖子上。”

哦,是的吗。

女巫站在门前远眺,鸣人向他挥手说再见。

再见。
佐助垂眸,呆呆着看着手里的铃铛。

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见。

果然还是想陪在他身边啊。

鸣人在快回家的时候捡到了一只猫,浑身乌黑没有一丝杂毛,脖子上铃铛铃铃地响。

“我捡到了一只猫啊我说!”
“你好像我一个朋友啊我说。”

“要不就叫你Sasuke吧。”

陪在他身边了呢。

(药效过了以后佐助变回人型扭扭捏捏向鸣人告白,鸣人说我早就喜欢你了 然后他们激情干了一发  你们自己脑补吧我懒得写了  溜了溜了(:3_ヽ)_)

我的情敌为什么这么多(五)


※巨ooooooc预警  
※第一次写同人文,小学生文笔  内容极其沙雕
※又又又鸽了好几天
※差不多是鹰佐时期的日常[?]大概是鹰小队和鸣人相继明白对佐助的感情[?]
我写的什么沙雕玩意儿
溜了溜了



‌我叫佐助,我现在看似异常冷静,实际上……还是异常冷静啊哈哈哈

‌好像有点ooc了我们重来。

我是宇智波佐助,我是一个复仇者。
为了复仇,我叛出木叶找了大蛇丸,为了复仇,我怼死了大蛇丸,同样为了复仇,我组建了蛇小队,知道哥哥的真相后我把小队改成鹰,复仇目标改成毁灭木叶。现在我带领鹰小队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我发现从香磷硬拉着水月出去然后回来之后他们都有点怪怪的。
香磷拉着水月出去干什么?她不是很讨厌水月吗?那还硬拉着水月出去?
欸香磷是个傲娇吧?不会她嘴上说喜欢我确实喜欢水月吧?!所以他们去约会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不行,我是个复仇者,我不关心这些事情。

我果然还是没人爱啊。
感情这种东西,我是不需要的吧。
果然只能暗自叹息呢。

算了,祝你们幸福。

但是香磷回来好像很生气。
水月不解风情对吧?我就知道,水月那个情商低的家伙。

之后的日子就有点不正常。

香磷日常向我表白,不过今天好像格外的话多,絮絮叨叨的说什么要保护我的性取向什么的,我看上去难道不是直的吗?

于是我还是日常拒绝了她。反正也习惯了
¯\_( ̄△ ̄)_/¯
不过香磷好像有点伤心还嘀咕什么果然宇智波家里都是gay什么的。

蛤?!我怎么了?!

但是介于我的人设我什么都没说。

重吾日常给我吹君麻吕,什么我是君麻吕的转世是现在拯救他的唯一一个人想一直陪在我身边保护我等等等等

于是我日常地赞同,反正也习惯了¯\_( ̄△ ̄)_/¯

不过重吾看上去很高兴,说什么可以永远守护着我是件很幸福的事。

我不就点了下头吗,怎么就像我和你定终身了似的。

话说水月这几天总是不明不白地看着我脸红,然后跳进水里,最近天气很热吗?

不过我也没心思管这些,我的目标是复仇,或者说,我是为了复仇才建立这一切,我活下去好像就是为了复仇。

我不会受任何人掌控,我永远只听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判断,我走的这条路对或错,只能由我自己判定。
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但是明明很在意自己的朋友吧?
水月 香磷 重吾 鸣人 什么的。
自己真正的朋友很少呢。
数来数去也就这几个。
又想起当初在忍者学校那些喜欢我的一大堆女生,那时候我还是个人们口中的“天才”,聪明又好看的宇智波末裔,
结果成了叛忍,就理所应当的被当成了行走的大麻烦

就是某个大白痴还一次次的想把我带回去。
我还能回去吗我?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也挺好的,和鹰在一起。
默默支持我的鹰小队。

我不会……对鹰小队产生了迷恋之情吧?

不……

感情什么的,只能是我复仇的阻碍。

斩断它……斩断它……

可是,我能斩断吗?
我真的舍得吗?

上次我告诉吊车尾的要亲手斩断我们的羁绊
真的斩断了吗?

怕不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感情这种东西好奇怪,一不小心就会沉浸在其中……

不过,我这种被诅咒的人,是没资格拥有情感的。

我叹息 。

明明很想要吧……
我是为了仅仅复仇而活着的吗?

如果一切都没发生,我会怎么样?会有很多朋友吗?会为别人而活吗?

谁知道呢。

真是想谁谁来,白痴吊车尾的又要领我“回家”了

当然我也是不会回去的。
我没有家,我对木叶也没有眷恋。

鸣人总归比我幸运,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亲人的疼爱,

而我,曾经得到过一切,
又尽数失去。

也许是相同的孤独,才使我们成为了彼此的“唯一”吧。

唉 怎么又走神了。

今天的鸣人好像不太一样,为什么看着我脸红还支支吾吾的?
他一般都是开门见山直接切入正题的。

天真的这么热吗?

他扭扭捏捏支支吾吾大半天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今天月色真美啊我说。”

???
现在是白天吧我说?

妈耶这句话太白痴了连白痴的口癖都传染了。

然后他又叨叨他那“朋友论”“羁绊论”什么什么的

听够了好吗?
能不能有点新意?!

“那个……佐助啊……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啊我说……要不我们……”

听够了好吗?能不能有点……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

?!

香磷一脸想杀人的表情。

她真的要杀人了,重吾好像也要杀人了

???

我还没缓过神来, 水月就一蹦一跳的走[?]到我面前。

“sasuke!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了,我就是想陪着你过一辈子!!我就想让你陪我泡一辈子的温泉,吃一辈子的酸奶,中一辈子的二,搞一辈子的事!!”

喵,喵喵喵??

大脑顿时死机,

只看到香磷就要气昏过去了。

场面一片混乱,香磷踹死了水月正在努力想要搞死鸣人,重吾准备浪翻全场,鸣人还在嘴遁,水月惨兮兮地趴在地上。

我还没愣过神来。

真的有人喜欢我吗?!有人想要陪我一辈子吗?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会过怎样的生活?
我会有一大堆朋友吗?
我的心,会为别人而跳动吗?

不过一切都不可能了,我自己选择了复仇的不归路。
已经抱有必死的决心了吧。

如果,如果有一天一切都过去,还会有人愿意陪着我吗?

明明内心深处也渴望这种生活呐。

我的心,为别人跳动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呢。

还能过去吗?

无法拥有感情的我,也会有人在乎吗。

呐。

真是谢谢了。
谢谢长久的不离不弃。
谢谢这么在乎我。

不由自主地浅浅勾起嘴角,轻轻闭上眼,又猛的睁开。

眼中暗红流转。

“都给我停下!”

希望没人注意到我通红的双耳。

  END

呜啊呜啊终于完结了!!
请听在下多bb几句谢谢♡

警告!!下面内容会让你感到严重舒适!!
写这篇文就是单纯为了抒发在下的抑!郁!不!平!之气啊啊啊
当初我抽鹰佐,花光了我兄弟的所!有!积!蓄!就是一个也没!抽!着!
后面打斗太过惨烈我就不说了(  。_ 。)

然后我得出结论,鹰佐一定不!爱!我!了!
(/‵口′)/~╧╧
好,我倒要看看是哪几个野男人抢了我的佐助!!
(╯‵皿′)╯︵┻━┻